当前位置:就业指导 > 行业观察 > 正文
中国为什么会有城管这个职业?
作者:许锡良 时间:2014-11-25 阅读:

前天我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设外语学校听了一节校本课程,那节课是王强老师上的,课题就是“中国城管调查研究”,王老师收集了许多关于中国城管的资料,特别是关于广州城管的资料,让学生阅读分析,然后提出各自的见解,课上得很精彩,扩大了学生的视野,让学生学会了分析问题的方法。我以为这个选题与教学都非常不错。

唯一遗憾的就是,只有中国的资料,缺乏外国的资料。所以说来说去就是只是在小圈子里打转转,无非就是:城管执法难,城管执法粗暴,城管被人误解太多,城管工作难做。城管遭受人们痛恨。同情城管的文字材料很多,同情小商贩的较少。最好的建议就是主张中国要重新考虑立一个城管法,让城管的管辖范围相对固定,不要漫无天际,随便扩大职权范围之类。

其实,关于城管这个问题不是如何执法的问题,首要的问题是中国的城管是怎样产生的?为什么中国会有城管这种执法机构?这几年去国外多了,我特别留心各个国家的街头是否有中国式的城管这个职业?结果,无论在日本,还是在美国,我都没有发现这种职业。为什么他们就不需要城管,而中国却需要这种执法机构?其实在中央也并没有城管这种执法总机构。与其他机构相比,一般来说,地方设置的机构,基本上在中央层也一定会有对应的机构,然后好对应管理。但是,城管只是地方有,而且只是在城市里设置,甚至省一级政府都不设这个机构。相关资料显示,中国的城管是上个世纪80年代末,90年代初才开始在南方的一些城市出现这种执法机构与执法人员的。也就是说城管这种职业在中国出现不过是二三十年时间而已。很显然,在中国的计划经济时代没有城管。因为,那时在街头上摆买是不合法的,那是资本主义尾巴,在传统的农业时代也没有城管,因为,那时的城市不发达,虽然有小摊贩,但是只要是街上有个空地,就可以摆卖,也没有问题,只是遇到官府与黑社会,收个税或者保护费之类而已。到上个世纪80年代,中国改革开放,小商品经济开始火热的时候,街头上乱摆乱卖的人开始多了的时候,特别是大量农民进城与大量城市下岗工作,无法寻找到自己的职业时,这种营生几乎就是他们的首选。当摆卖的人多了的时候,城市街道几乎就是乱成一堆。这个时候没有专门的执法部门来管,那么城市就要变成垃圾场。因此,中国城管的出现也是有现实依据与相关的社会背景的。

城管要执法,小贩要生存。因此,城管与小贩之间长期拉锯战,长期的游击战,你来我走,你走我来。赶走一批,又来一批。反反复复,永远止境。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的城市。我在许多国家都没有看到这种现象,这又是为什么呢?

我分析这个现象,主要是中国特色的商品经济造成的畸形怪物。首先,中国的土地为政府所有。通过对土地的特殊资源的垄断,政府对市场拥有绝对的控制权。造成房价的天价,那些小商小贩本钱小,要想做点小买卖租铺位又缺乏本钱,而且成本也实在太高。加上收税,小本经营的小营生基本上没有钱赚。摆摊设点,基本上省下了店面铺位的钱。同时,因为是临时摊位,也就不用注册拿执照,不存在交工商管理税与其他税费的问题。这是那些小商贩首先选择做“走鬼”、“流动商贩”的重要原因。

在美国、日本为什么很少见到这种摊位流动小商贩?原因很简单。日本人的职业基本上另有安排,剩下街头买卖这点小生意,日本人也基本通过售货机给解决了。即使有的人想做生意,租个店面铺位什么的,压力也不是特别大。在美国倒是看到不少这种在街头摆设的摊位点,特别是一些旅游景点,摊位食品不仅允许,而且生意还特别好。只是没有看到有城管。如果有违法行为,统一由警察去执法。在美国的流动小摊贩,一是要登记注册的,也即有营业执照的问题。二是也是要通过电脑小票打单,然后按单扣税的。三是他们的摊位好像相对比较固定。每天基本上是在指定的地方卖。不可以随决摆卖。美国的土地是私人所有,你的摊位不可以随意摆到别人的土地上去,也不可以占用公共过道。如果超出,警察是要管的。不过,警察要管你不会随便动用武力,而是通过取证,拍照,开罚单,然后就没有警察什么事了。你拿到警察开出的罚单,只好乖乖去交罚款。因为如果你不去交罚款,法庭的法官会给你开出传票,到时就是法庭上见。美国是法治国家,每一项事情都是要有法律依据的。法官的法槌一敲,仿佛有如上帝的声音,是不可以违背的。正因为美国有这样的法律权威与执法程序,大家必须遵守,而且也只能遵守,根本不需要再设一个城管这样的执法机构。这一点就像美国不需要再设一个纪委或者预防贪污局一样。城管这种执法机构根本说不清究竟是属于什么性质的执法。说是警察,又不是,可是有时又在做着警察的事情。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,官本位社会,如果有关系,有特权,有背景,则违法的事情也可以搞掂。否则,就是合法的事情,也不允许,成为吃、拿、卡、要,行贿受贿难免。因此,民主宪政,建设法治社会是中国社会的发展方向。要走上法治社会,中国人需要彻底反思自己的传统文化,特别是儒家文化传统。台湾省、韩国、日本这些国家需要曾经是儒家文化圈,但是,毕竟经过重新洗礼,脱胎换骨,在一百年来,深受民主法治文化的影响,早已经在政治层面完全脱离了儒家政治那一套修、齐、治、平的文化,如果不顾这样一个事实,仍然坚持这些国家与地区是儒家文化开出的硕果,那是永远走不出文化的认识误区的。

20141124日星期一于顺德

来源:个人博客 | 关闭